长岛县论坛

首页 » 问答 » 介绍 » 喝酒
TUhjnbcbe - 2022/3/8 18:17:00
安徽白癜风QQ交流群 http://liangssw.com/bozhu/12953.html

阅前提醒:饮酒有害健康,未成年人禁止饮酒,成年人饮酒会变笨。

Alcohol(建议点开链接开启BGM)

(如果你也喜欢听奇想,我们就是好朋友)

“我5点左右回到,今晚小酌几杯?”H在群里说到。

“我前两天才打完疫苗,你们是想直接干掉我吗?”我说。

“S叫我下午出去滑下水,妈的,得是这斯要回老家了,不然真不出门。”C在群里发了一张截图,是他和S的聊天记录,再补上这句话。

“可能是要回去忙着结婚的事了。”H说。

“你出不出来?”C问我。

我说:“都行,不过我我刚开了一盘云顶,得等等。”

我洗了个澡,天空似倒了一罐墨水,忽然变得黑沉沉的,还伴着连续的、猛烈的雷声。

我跟C说:“好大雨,还出去吗?”

“飙车你怕?”

“你听听这雷声,反正你开车来接我,我无所谓。”

“得,歇一歇,不急出去,再等等。”

“那我再开一盘云顶?”

游戏结束,雨也渐小,C来到接我,再出发去S那里。彼时已是四点多,刚还乌黑的天空已经晴空万里,太阳在头顶火力全开,想把刚才泼下来的雨水用最快的速度回收,好在这个炎热的夏天任性地多循环几次。

以前我们四个是一条组的,我入职两三个月后S就离职。S离职后,我、H和C三个在我们组或者我们部门被称为“三剑客”,总是扎堆进出。

S离职后去了我们组前主任开的公司上班,我们周一早上会去他们公司偷懒,下午回公司再开始工作。后面疫情和市场各方面的影响,前主任的公司倒闭了。

接了S,我们决定先去找个地方喝一杯东西,等H回到再小酌一下。

六点钟左右,H回到后我们接上他,一起去我的住所。

我那里有几瓶酒,20年买的,那时候C临近结婚的日子,我们买了一套“长岛冰茶”给他庆祝“最后今晚”,喝了几次没喝完。我搬了住所,这酒瓶酒就从H家“易主”到我家。即使这样,这几瓶酒都各还剩大半瓶,令我烦恼的不是我们的酒量,而是这几瓶东西占了我半个冰箱。

我们去过几次酒吧,我不喜欢嘈杂的地方,不适合说话。清吧则稍微要好点,但仍觉得环境太嘈杂、干扰的东西太多,没有那个环境和氛围和真正的私密。可最致命的,也还是穷,一扎酒就要几百块,鸡尾酒一杯也要好几十,不太适合我们这些穷人。刚入职,接受社会铁拳的洗礼,一人在外身无分文、两袖清风。中午去楼下超市吃盒饭,我们三个猜拳,输的买一支可乐,一起喝。冬天下班路过地下通道,过道里的小卖部摆着一个热狗机,任谁也抵不住在寒冬与饥饿中来一根热腾腾的热狗的诱惑。开始我们是轮着买单,到后面次数太多忘记轮到谁,我们又开始猜拳。我不喜欢赌博性的游戏,因为我经常输,看到他们笑嘻嘻地从我这里白嫖的一根热狗,就觉得很气。

到了我住所,点了一些外卖,拿起电热水壶就开始了调酒,也没有比例,看着心情添加,说是喝酒不如说是喝有酒味的可乐。

酒过三巡,大家眼里起雾。

H说跟S说:“老哥,这可能是你最后一次和我们喝酒了,结婚之后就在老家了,不出来了?”

S说:“对啊,就在老家咯,不过她还挺喜欢到处自驾游的,到时候带她来找你们。

H说“可以,结完婚来度个蜜月,哈哈。”

我说:“时间有点快,我们第一次喝酒好像在19年,现在都三年了。”

C说:“是吗?我忘了是18年还是19年。”

我说:“我他妈18年刚入职,和你们都还不熟。”

第一次一起喝酒大约在19年开春,天气还有些许冷。在这个东部沿海城市是没有秋冬天的,路边的树依然枝繁叶茂,只是深夜会有一些萧瑟,出门还需披一件薄外套。我住在几百块钱一个月小黑屋里,我们四个人也都没有车。S离职后消失了一段时间,C和他比较熟,那天他跟我们说S回来了,要不出来见一下。

我们一起在S楼下碰面,饭后我们想着要不去喝点酒。大家都是不喜欢喝酒的人,但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大家都同意,便去美宜佳买了一些酒,到S楼下的石桌坐着喝。老旧的小区基本没有路灯,光线从居民楼里或者街边的路灯散发出来,在这片黑暗中显得有点力不从心。

坐下来喝了一会,指尖上的星火亮了又灭,灭了又亮。酒精麻痹神经,尼古丁增加多巴胺,两种化学反应的催化,使人变得与清醒时的自己宛如两人。大家便放开地谈天说地,连那些藏在记忆阴暗角落不愿与人诉说的往事,也被提了上来。

“我分手时剃了光头,骑共享单车上班,耳机里放着歌,一边骑一边哭。”H说。

“我就说我入职时你工牌上的照片明明梳着油头,怎么本人是光头的呢?”我说。

……

“你个狗东西,我们在还在前公司的时候也没有发觉,要不是上次你说出来一起吃饭,我真的不知道你和Y在一起了。”S对C说。

“我被骗了,她天天找我聊天,然后去我家吃饭,一开始带两件衣服,后面慢慢地把所有行李都搬过来,就这样住了下来。”C说到。

“你说个鸡蛋饼呢?”我们三个发出对他不满且不信任的声音。

……

“你呢?你有没有什么故事?或者事故?”H问到我。

我看着指尖上的星火,暂时性地没有回答。

人与人之间熟起来,是因为交换了一些秘密。反过来说也行,因为交换了一些秘密,人与人之间会更熟。

“有吧,只是那是很久之前的,大学时候的…”

……

那天回去已经是十一点多,在车上翻着

1
查看完整版本: 喝酒